四海艺文

 找回密码
 欢迎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425|回复: 12

[听风阁-小说故事] 听风阁

[复制链接]

182

主题

2701

帖子

8866

积分

版务管理

现代情诗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866
QQ
发表于 2013-4-17 17:2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似水若云 于 2014-2-11 09:04 编辑
+ j2 N# r3 P% N1 f. X$ U
4 e3 g6 @% g3 T7 J7 A/ L5 v& u& e0 ?; D   公元1368年明朝建国百余年间,退居漠北的金元残余势力伺机南下,成为明代的严重边患。明朝统治者不得不在东起鸭绿江,西抵嘉峪关,绵亘万里的北部边防线上相继设立了辽东、宣府、蓟州、大同、太原、延绥、宁夏、固原、甘肃九个边防重镇,史称“九边重镇”。是明朝同蒙古残余势力防御作战的重要战线,为此边关才算逐步稳定了下来。但时至明末,边关战事又起,而大明朝官员贪污腐败,皇帝昏庸无能,奸臣当道,此时的大明处处民不聊生。6 ?8 \) z3 P6 H( ~6 h
  而就在此时,江湖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名叫“听风阁”的杀手组织,专门暗杀大明贪官,还有各地的奸商富豪,其金银财宝都被洗劫一空,而且只见其劫富,从不见其济贫,弄得大明朝官员还有各地富豪人人自危,贪官怕的是自己也被其暗杀,其余官员担心的是,听风阁这是在囤积大笔金银,以招兵买马,揭竿而起,所以朝中上下,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团结,一致认为必须除掉听风阁这个组织。而此事就毫无疑问的落在了刑部六扇门的身上,所以六扇门的捕快一时之间出现在了全国各地。9 R) y: W1 Q9 a- J6 ~+ v
  朝阳初照,微风徐徐,澜沧江水面波光潋滟。远处雾气浩森,青山巍巍,一幅轮廓显于朝阳的雾气中,近处人头攒动,到处喧哗,今日的漫湾镇非常热闹,天才亮一会儿,码头旁边的茶棚早已坐满了人,因为今日在这里会有顺江而上的商船停靠,届时,人们可以在这里做些杂七杂八的生意,而冷云就隐匿在这些商贩当中,一顶草帽遮住了将近半张脸,一件宽松的长袍,女扮男装,任谁也看不出她就是震慑大明朝的听风阁杀手。, L0 R3 D% k8 ^4 G* K% d8 R
  胸前的褡裢里,揣着她这次劫来的十五万两银票,这可是牺牲了好多听风阁的兄弟姐妹才得来的,想到这她就血气上涌,心中暗暗道,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把这些银票交到阁主的手中,再想到一会商船一来,自己就可以顺江而上,摆脱朝廷的追捕,他心里又是一阵兴奋,但是,在她回头的时候她的心又冷了下来,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一个人,一顶漫着黑纱的斗笠遮住了整个头部,身上一件黑色披风把他遮了个严严实实,从披风中露出了一截刀把,浑身透着一股冷气,此时冷云感觉一阵阵危险从此人身上传来,究竟是为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 ~* r- `/ Y  B% O: m9 A* g   冷汗从冷云的脸颊流了下来,多年杀人与被追杀的经验告诉他此人非常的危险。而他就是一路被六扇门捕快追杀至此的,所以他不由得摸了摸怀中的追魂钉,“追魂钉”这是一种暗器,这种暗器轻于毛羽,快如流星,在泡一泡麻沸散,便能制敌于无形,而对于此暗器的使用也是特别的讲究,特别是对于指法和钉的质地。不过此时那个黑衣人似乎并没有在意他,只是静坐在哪里,自顾的喝着茶和吃着桌上的点心,时不时的也打量一下澜沧江的下游,似乎也是等商船的,看到这,冷云的心又放松了下来,就在此时,码头突然热闹起来,原来是商船来到了,而冷云也被商船的到来而扰了刚才的警戒,一个转身便要随众人而去。
; U6 h+ b' H7 X   就在此时,一阵危险感从身后袭来,冷云本能的就地一滚,回身一看不知什么时候黑衣人的长刀已经落在了刚才自己所站的位置,众商贩一见打架便远远的躲开了去,都怕误伤了自己,而此时冷云稍稍观察了一下,便一个飞身,一脚点在前面的桌上,就往旁边的窗口飞去,看来她是想破窗而出,但是黑衣人的长刀再一次劈出,直取冷云的后心,冷云只好收住去势,手中的追魂钉反手射出。1 h9 r: G( a! L3 H" ]' x
  “当当”两声,黑衣人用长刀挡住了追魂钉,刀钉磕出一串火花,两人也同时停住了身形,冷云双眼死死的注视着黑衣人,开口问道“不知在下哪里得罪了阁下,致使阁下一来就下死手”黑衣人掏出一块令牌,道“在下六扇门追风,冷副阁主你说我为什么要杀你”冷云心中一震,暗道“神捕追风,怪不得功夫如此了得”,嘴上却道“我不知道什么冷阁主,神捕大人是不是搞错了”而就在这时,冷云突然听到身后一声箭响,本能的窗口撞去,但是还是迟了一步,只见一根箭头从左肩穿出,随着,一阵刺痛袭来,冷云一个踉跄,原来后面还有人,看来自己大意了,也就在长箭穿肩的时候,神捕追风动了,一招少林龙爪手朝冷云脖颈而来,看来他是想活捉,此时的冷云想逃,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刚才被长箭射中之时有了一瞬的停滞,现在已经错失了时机,只能看着自己被擒了,就在神捕追风的手隔冷云两公分左右,一根牙签“嗖”的一声,钉在了追风的手上,接着就看到一个人影闪过,抓着冷云的手一个纵身,破窗而出,追风和刚才偷袭的那个同伴连忙追了出去,但是已经迟了,原来冷云他们抢了追风等人的马,朝云州城绝尘而去了…
3 G+ R1 v1 P8 c2 f5 z  “姑娘”没想到你是听风阁的副阁主啊?你可不可以介绍我加入啊?
: W& V4 `# n2 `0 y( {7 j. N; g  f     刚逃出来,冷云就这样被这个救她的人烦得不得了,才刚出来一会,他就已经问了不少问题了,奈何自己身上有伤,不好发作,冷云实在是想不通,为何一个男的怎么比一个婆娘家还烦……
7 Y1 n' |) J# \     冷云实在是抵不住他的各种问题了,开口道“再次谢谢阁下救命之恩,还未请教公子姓名?”
2 S$ O% q7 J- T" Z+ Z: w  j: t9 Q    “不用谢,不用谢,介绍我加入听风阁就行了,嘿嘿,在下‘雨中行’”) p* l! c9 F4 o9 I/ s# s# z6 t0 P
     冷云心中一怔“江湖独行大盗‘寂寞雨中行’”话说这个雨中行,在江湖上也是大有名气的,此人劫富济贫,颇受人们欢迎,官府也是多次下了追捕令,但是至今未能捕获。不想今日出现在此,还对自己坦诚相待,一时之间冷云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不过这时雨中行又开口了,“想不到我一人闯荡江湖多年,今天终于让我找到组织了”但是没有声音回答他,此时的冷云感觉身体越来越麻木了,心中暗道“卑鄙,竟然在箭上涂药”接着就一个踉跄,跌下马来,还好雨中行这时刚好转过头来,正好看到她跌下马来,他一个侧仰伸手接住了冷云,检查了一下后,雨中行明白了是箭上有毒,所以他抱住冷云后,双脚往马肚上一靠,便加速向云州城而去。' {% _  A+ v7 T% j. ]  G
   在云州城的一间房屋里,雨中行扒开冷云肩上的衣服,露出了冷云那白皙的皮肤,这时雨中行又停住了,口中自言道“自己这算不算轻薄她啊,俗话说非礼勿视,不过如果不看,我又怎么帮她清理伤口呢,万一她死了怎么办啊,嗯,不行,还得看”说完又转身看着冷云,此时,冷云的伤口并没有出现毒药烧黑的现象,只是稍稍有点红肿,雨中行把鼻子凑近,闻了闻,有股淡淡的香味,但是在他的记忆中没有那种毒药是这种味道的,口中又道“看来是一种很厉害的毒药,得马上把毒吸出来”说完就把嘴对上去吸了起来,可能对方是个女的,雨中行心中很激动,吸得也很卖力,致使有一部分液体被他吃了下去都不知道,吸得差不多的时候,雨中行拿出自己的金疮药涂在了伤口上,随后又把冷云的衣裳拉了起来,就在这时,雨中行感觉一阵头晕,这时他才想到刚才的毒药是什么了,所以他骂了一声“妈的,原来是麻药”之后就倒了下去,趴在了冷云的身上,最可耻的是,他一双魔爪此时放在了冷云的胸上。按理来说,这么点麻药应该麻不倒雨中行的,但是这种麻药却是江湖上少有的降龙散,而雨中行刚刚又因为给美女吸毒,所以心跳加速随之血液循环也加速,从而导致了麻药的扩散……
8 j( M. y7 ~; u( J5 e# r   “啊”的一声尖叫,在这个僻静的小巷,远远的传了出来,原来是冷云苏醒了,就是这声尖叫,让中了麻药的雨中行也醒了,看来中了麻药不一定要用冷水泼,用女人的尖叫也是一样的。雨中行刚刚把头抬起来,“啪”的一声,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现在傻子也知道“自己被打了”雨中行也一样。: A$ _8 w# }: J3 @
  “你对我做了什么?”感觉冷云很生气的问道,此时的雨中行,有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最后动用了他那能把母猪说上树的三寸不烂之舌,才把事情解释了清楚,随后冷云也知道是自己莽撞了,看了看自己的东西还在,心中的怒火也压了下去,便很假的和雨中行说了声“对不起”,于是说想洗个澡,让雨中行给她准备点热水,就在刚才雨中行的解释中,冷云知道了这是他的一处别院,而自己一路的奔波还有身上的血迹,也应该洗一下了,所以也就没和雨中行客气,雨中行听道这句话,如蒙大赦,逃也似的出了房间,到了门外,才发现,现在已是夕阳西下了,不想自己两人竟然睡了一天了。
: n5 \! ]! B7 d! P) n    在这个别院里,雨中行请了个仆人帮忙打理,也算是自己的管家了,所以不一会儿,热水就准备好了,接着他把热水送到了冷云的房间,然后又去吩咐管家准备饭菜,一天没进食,他现在已经感觉饿了。过了将近一个时辰以后,雨中形端着食物站在了冷云房间的门口,随后敲了敲,里面传出一声“请进”,雨中行就推门而入,但是一只脚刚踏进房间,他就不动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女人,确切的说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看到这个女人,雨中行的脑中,立刻浮现出来的是风,春天絮絮不尽的东风,很清、很柔、很静,然而再一看,又像雪,冬天里的绵绵不尽的大雪,好像要把世间万物融化在雪里一样,一个女人身上能有这种气质出现,无疑是让男人心动的,所以此刻雨中行也不例外,不过他没来得及多想,冷云开口说话了“进来啊,在门口傻站着干嘛”说完自己的两腮却是微微透红,或许每个女人遇到这种情况都是要害羞的,又或许女人的两腮是必须红的,因为这样看起来更加的美丽动人,果不其然,雨中行又一次看呆了,不过有了前一次,这次他稍稍的晃了一神马上就回过了神了,马上把食物端到桌上,随后又恢复了他那是皮笑脸的神态道“刚刚我一只脚踏进房间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到了广寒宫呢”“嗯?”冷云疑惑的答了一声,“这不看到嫦娥了嘛”说完,自顾“嘿嘿”的傻笑,冷云此刻也被他逗笑了,道“我还以为你这个人只会婆婆妈妈的,没想到还会哄女孩子开心啊”说完也抿嘴“嗤嗤”的笑起来,就这样,两人也不怎么拘束了,开始吃起食物来。之后在雨中行的一大通理由的挽留下,冷云决定在这住上几天,正好养一养伤,再说了,现在外面正在追捕自己,刚好躲两天。
' }8 a% K* m6 A+ y6 }8 @1 C     阳春三月,西南草长,一双燕子正从不远处的桃树中飞起,顺便还带起了几片桃花,呢喃私语,似乎在诉说着春暖将逝,夜短情长,一阵带着桃花的晚风拂过窗口,自顾的吹了进来,此刻在窗内传出了一个声音“好!痛快!让我与你痛饮三千碗”,寻窗望去,只见里面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正是雨中行和冷云,是什么事让他两如此高兴呢,原来今日冷云的伤已经完全好了,所以两人就准备了些食物在房中痛饮起来,只见雨中行直接抓起一坛,高举过头,清澈的澜沧江白酒如银河狂泻,奔流至他的嘴里、肩上、胸前。冷云也是大口大口的喝着。- D1 N2 R0 |4 ~6 a1 A6 D. `; R
  有什么能比酒更能洗净这尘世的肮脏污垢! 9 f* l9 I& H  M
  酒逢知己,纵使千杯又如何能醉,酒不醉人,人又岂能醉酒,也不知道是酒醉还是人醉,总之雨中行没这么醉过,醉得连冷云是如何扶他回房都不知道,只是依稀记得冷云身上那夹在酒香当中的淡淡体香。1 t0 P1 k  _6 @* O
  在一个官道渐窄,崎岖的山路上,有一个人正艰难的行走着,这人便是冷云,此刻他嘴上挂着微笑,想起那傻小子,她又有些内疚,因为昨晚和雨中行喝酒的时候,其实她的酒都被他移花接木般灌进了袖口的一个大皮囊里、雨中行白白被骗了个大醉,不过冷云又想到,这也不能怪自己,谁叫他缠着自己,毕竟自己不能和他一样,大口吃酒大口吃肉的潇洒自如,自己身上还有一个任务,非常重要的任务,去夺得那份至关重要的名单,所以她现在从云州城出发,往桥街而去,在转涌宝,到后箐码头赶明日的商船,然后顺江而上。就在她艰难的向上走着的时候,前面的路上出现了一个老者,挑着一担柴,正艰难的向上走,老人似乎太老了,弯着腰,感觉颇为吃力,冷云有点不忍,便快步上去,想顺手搀扶一把。
; B$ N' T* D- Z& I   可就在这时,老人的身子急剧挺直了,身上的担子也随之滑落,从袖口中抽出一把短剑,剑如灵蛇般脱跳而出,猛刺冷云得腿跨,,这一剑的力道、角度、剑势、速度都拿捏的非常精确,这看似风烛残年的老者居然是个杀人高手。冷云此时下盘空门大露,两人更是近在咫尺,要躲过这一剑实在是难。可她偏偏就躲过了,就在剑刚刚出袖口的那一刹那,她忽然中指疾弹,一枚石子如离弦之箭,“叮”的一声打在短剑上,硬是把剑打得偏移了两寸,冰冷的剑锋贴着她的裙衩滑过,她便顺势一计“撩阴腿”,结结实实的踢在了老者的腿跨上,只把他踢下山坡小路。冷云此时并没有追出去,而是拿出自己的长剑,盯着那老者冷笑道“想骗你家姑奶奶,你还嫩着呢!”其实在老者出现时破绽就出了,因为这座山上并没有人家,何故老人要从山下担柴上去呢?担柴应该是下山去才对嘛。- o$ h% w" ~9 g# r  B  Q) ]
  就在这时,冷云忽觉背后有弦响的声音,突然他想起了漫湾码头的那一战,而这时前面有老者,后面又有箭,左侧是山崖,所以她只能避往右侧,所以她一个飞身便往右侧纵去,但就在这时,空中凭空的出现了一张大网,而此时回身已经来不急了,所以她很无奈的被网住了。
$ w1 X) A$ q4 z. P$ A7 I     原来之前的一切都只是为此做铺垫,真正的目的就是要她逃往右侧,就在老者他们围过来的时候,奇迹又出现了,一个身影闪过,刷刷几剑,并把冷云放了下来,然后发出几把柳叶飞刀,硬是把几人逼退了回去,也就是这时,他拉起冷云蹿往右侧的树林,这时冷云才看清,这人赫然就是雨中行,逃出一段距离,确定安全以后他们才停了下来,这时雨中行一脸坏笑的看着冷云道“你就是这样和救命恩人喝酒的”。
2 ^# U/ g* @2 j5 K     冷云没有回答他,而是道“你这酒醒得也挺快的嘛”随即又哼了一声道“你凭着好酒量骗过我,而后又暗中跟随我到这里,你到底是要做什么?你救我两次,本来我不应该这么怀疑你,奈何你我身份比较特殊,但这份恩情我也不想欠你,今天就和你一笔购销”说完便双手一扯,外衣便落了下去,露出个绣着梅花的红肚兜,接着便要解去腰间的丝带,雨中行看到这,羞得面红耳赤。* d7 _5 a1 [  m$ e( P5 _% t
     连忙转过身道“冷姑娘这是何意,难道你便认为我是这样的人么?”
- I. Y8 y/ t" J5 o     随即又道“我就再护送冷姑娘一程,如果姑娘想要报答我的话,就带我到你们听风阁走一遭”' e9 k7 ~% a$ u( \, R
     这时只听冷云说道“那我是称呼你雨中行呢还是神捕大人啊!”, @; Y! D$ v6 q8 L; B7 W0 a! C2 J
     雨中行心中一怔,转身道“你是何时知道我就是神捕的?”, E. U* Z% z) G* z
    “就在你救我的那日,那天当黑衣人拿出令牌说他是神捕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了,此人拿着长刀,却走的是剑招,虽然我没有见过神捕,但是我听说神捕是一个用刀高手,那么此人就一定是冒充的,当时我就在想,此人为什么要冒充神捕,而看他拿出令牌来看,他的确是六扇门的人,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他们想要对神捕掩盖什么,而当你出现并救了我以后,我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你们设计好的,就是刚才的这一幕也是你们设计好的,而你就是神捕,要不你以为我会那么放心的和你相处,就是因为我知道在没找到听风阁之前,你们是不会伤害我的,你们的目的就是要接近我,继而顺藤摸瓜,找出听风阁,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用雨中行这个角色?难道他被你们捕了?”1 i) }3 w( h4 L7 A
     说完便看着雨中行,雨中行还是那副嬉皮笑脸,便道“姑娘好聪明,不愧是望舒阁出来的,不过你说错了一点,我便没有冒充独行大盗雨中行,因为我就是雨中行”1 Y: U2 [3 W8 E8 `; W4 a
     这下轮到冷云吃惊了,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神捕怎么可能是独行大盗,当然,随即答案就出来了,只听雨中行道“想当年,我年少轻狂,一身的热血,想着进了六扇门后要解救他人,但是我在公门这十几年里,我破了无数次冤案,也解救了不少人,但是,我更明白了很多道理,明白了官场的黑暗,很多时候我明知道这是冤案,但是我不能为其平反,因为这里面还有好多潜规则,所以我便做了这独行大盗,为得就是能帮助更多的人”3 Y' z* K: Q. n! g" r# E$ i
     冷云听后沉默了,这何尝又不是自己的影子呢,所以在沉默一会儿后,她说了句“你是一个好人”随后又接着道“你不是想要到听风阁的总部吗?我答应你”- u# x, v8 L5 k+ j7 u  {# Q- j
    “真的?”雨中行在冷云还没停下来就道,“你别高兴得太早,在这之前你要帮我做件事”
+ X' c2 u: q; d7 [# i7 N6 g    “你说,你说”雨中行连忙答道., x7 v; x4 [, o" S! n- P4 ]& v
    “帮助我刺杀山西总督胡啸天”这次轮到雨中行吃惊了,便问道“为什么”.
( d6 q% m9 }. N    “为什么,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胡啸天贪污受贿,霸人妻女,夺人财产,更是私通外敌,你说这是为什么,你们堂堂六扇门神捕还问我为什么”.# c' f( I- l0 A6 W; q" h
    “这个消息准确吗?”如果说他“贪污受贿,罢人妻女,夺人财产”雨中行还不怎么重视,因为现在的大官有几个不干这些勾当,但是“私通外敌”这个就不能不重视了。% s9 m* N  F. x3 _9 d; m4 X) y
    “哼,我们听风阁可没有潜规则,也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这几句话说得雨中行面红耳赤。
. ?( J2 J* F0 W% r7 d, F     雨中行想了想心中道“他们望舒阁那么多高手,有我不多无我不少,可能是想考验一下我”而嘴上则说“此人我也有所耳闻,传闻的确不是个什么好人,而且如果他真的私通外敌,那么这很危险,山西可是边界了,既然如此,那么我答应你”,接着他又道“听说此人招揽了很多江湖败类,做他的护卫,而且武功都还挺高的,就我们两个估计不行,你什么时候召集你们望舒阁的朋友啊?”
- ]6 y' J+ l: i& R7 M    “嗯?就只有我们两个,我们阁中的朋友都到别的地方执行任务去了,要不我为什么要让你帮忙”冷云淡淡的说道。
3 E4 w( g) e! r     孰不知此时的雨中行脸都绿了,接着便又听到冷云说“我们不只是要杀他,最主要的是要得到他身上的一份名单,还有他的积蓄,如果只是暗杀,那么我一个人也可以搞定”。6 L( G* R* _1 P$ L, b
     这时雨中行也终于反应过来了,道“那咱们得好好计划一下才行,而且杀人的地点还得在他家里,不然可能无法找到东西,还有你们拿走那么多钱财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你们真的和传闻中所说的一样想要造反?”+ o/ w: R% H8 S! i" Z" _
    “哼,不该知道的你最好别问,该让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有人告诉你,至于造反,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
1 B: ]5 f" \6 y1 D6 @* r    “好,那我不问了,但愿你说的是真的,如果哪天让我知道你们真的要做出什么对不起天下百姓的事,我就算拼了命也会和你们周旋到底”6 S3 ^+ v  a3 V4 H. U& u8 {2 F" p
    “嗯,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逃过你们六扇门的追捕,赶快到达山西境内”冷云道。
% o1 J% l8 \1 M; P, g0 W9 w     雨中行想了想,觉得冷云说的也对,便出声说道“那咱们边走边计划,至于六扇门有我在你就不用当心了。”之后两人到涌保镇买了两匹马直奔后靑而去,行到后靑地界遇到一处泉眼,冷云便提议说喝点水休息一下,所以便停了下来,喝过后坐在旁边的小树下,观看这满山的野景,而这时冷云看到一处美景,就转头过来招呼雨中行欣赏,但是却看道雨中行也刚刚扭头过来,而且面色微红,神情有点不自然的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这时冷云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便把目光投向刚才雨中行所在的地方,她刚看过去,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接着“啪”的给雨中行一巴掌道“你流氓!”便自顾往前走了,“我流氓,是他流氓好不好啊,我的大小姐”雨中行却是蒙了,口中自言自语的道“这女人还真很难懂,不就是两匹马交配嘛,用得着这么样嘛!,刚才还在我面前脱衣服,这会儿看个畜生交配都不行了”说完便走到马前说了句“你流氓!”然后牵着马追了上去。 2 q, R/ u" c, H/ ^5 a
     三月的阳光温暖而和煦,就好像情人的秋波弥散在桃花坞的每个角落,这是个静镒的午后,一株丹红油亮的桃花树下,一男一女神情专注的在看着一张纸,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张地图,男的一件长衫,身材修长,面容清秀,几缕凌乱的发丝在额前飞舞,让本来就帅气的他更加英俊。而女的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美!”,这两个人正是冷云和雨中行,而此时,他们正在研究山西省总督府外围的地图,看来是在做杀人后逃跑的准备,而总督府的地图他们没有弄到,因为这个总督深知自己的罪恶深重,而这时望舒阁又到处杀人,所以他很小心,他近段时间对自己的总督府进行了改造,听说是按照阵法设计的,而且加大了守卫的人手,每次出行也是一大大堆高手随行。所以要得到总督府的地图,一个字“难”。3 g+ X0 _/ Z0 o
  古语有云“花花真定府,锦绣太原城”足见这太原城之美,这大街小巷也是热闹非凡。
1 m1 g7 r- ^- I! R7 u- U     就在太原城山西总督府的前面一条街,这时传出了阵阵欢笑声,其中还夹杂着掌声与叫好声,寻声望去,原来是一男一女在那里摆场子耍些武技,赚取点小财,对于这类人,一般都是落寞了的武道世家。
# F$ z6 a; @0 O3 h5 j# ?% z$ k     就在这时,只听一人喊道“总督大人坐轿,闲杂人等让在一边”哄的一声,人全部散了,只听收钱的那个女的一直在后面叫道“钱啊,你们还么给钱啊”感觉都快哭了,但是,此时又有谁会理她呢,而这时总督的坐轿也到了,这两人却还没有把东西收好,恰恰挡住了去路,这时,那位总督大人的护卫已经发飙了,过来就一把把那个女子给推了出去,女子“啊”的一声便躺在了地上,而这时总督大人好像已经听道了,便唤了一个护卫过来,问道“为何有女子的叫声”7 c* y" r/ \. u8 q* f7 i  @. m4 t- C
     这位护卫低声解释了一番,轿子停了下来,从上面出来一个人,此人挺着一个大肚子,油光满面的,看他这个体型就可以看出他的确贪污了不少。( W0 {$ I! w9 A4 O  h9 M
     这个总督大人下来后,就不动了,因为他看到了那个女子,他被她的美丽迷住了。
5 Y) c' i) D' ]* V) d+ J    “大人,大人”旁边的护卫以为这位总督大人出什么事了,所以出声唤了两声,这时这个总督大人也反应过来了,便连忙道“快,快把这位女子扶起来”说着却是自己过去把她扶了起来,便关心的问道“姑娘这是怎么了,告诉我,这个地方有我在还是有王法的”说着并向四周扫射起来,刚才推这女子的那个护卫此时已是冷汗直流,不过这时那个女子出声了“大人,没事,是我不小心自己摔倒了,挡了大人的去路,实在是罪该万死”4 q1 L& M" j* D7 _- m. B0 P" t- p
   “哦?”5 `% ^, ?& |& S6 U9 ], J- J  X
    那位总督大人答道,接着又问“姑娘如何称呼,是哪里人啊!怎么沦落到此啊?和你一起那位又是什么人啊”一连却问了几个问题,搞得这位女子脸色微红,顿了顿才到“小女姓张名玉儿,我哥名唤张忠,我们乃西南滇中之人,因被当地地主陷害,父母惨死,所以和家兄一路逃亡至此”说着便留下了伤心的泪水,这时只听这位总督大人道“哼!岂有此理,朗朗乾坤,竟会有此畜生,你不用着急,这事我既然遇上,那我管定了,你两现在可有落脚之地啊,如若不嫌弃,可到总督府暂时住下”
7 ~" C8 o) N4 ~* ?, O, }: l! c2 L& u    那女子连忙跪在地上叩头道“小女子多谢大人”随后收拾了东西,拉上她哥随总督大人而去了……
" i" ~9 H  W! V0 A) a    不错,这两个人正是雨中行和冷云,而这一出戏也是他们两个设计的,目的就是混进总督府,伺机而动。
" `- o# {; l; G* F; T" ?    这一日雨中行和冷云在一客厅等待着,这已经是他们来的第三天了,这几天,他们被安排住下之后就一直没被召见过,听下人们说是总督大人在会见一个什么重要的客人,而今天,有人突然来通知他们,说让他们到客厅去。; n: c' N2 q# }! E; ?# F8 Y
    而就在旁边的一间房里,两个人在对着话,“老爷,此次关外的人提出了什么条件啊?”; {9 K- O6 l4 C1 B5 ?/ U* p: |& k
   “哈哈哈,此次我们的机会来了,对了,那几天我带回来的那两兄妹呢?老爷今天心情不错,不想用强,你想个办法,让那个女的乖乖的从了我”
/ J. Q# Y. |* `) J/ V% }! y3 Q    “是,老爷”  w- o" p7 I" e! O
     这两个人正是总督和他的管家。4 b% w1 G% ~9 o( z
     就在雨中行和冷云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人来了,来的正是管家大人,冷云和雨中行赶忙上去行礼,见过管家大人。
3 M2 T3 _% H* x' _    “两位不用客气,这两天我家大人公务繁忙,怠慢了两位,我在这里替我家大人跟两位说声抱歉”管家一脸真诚的说道
: d: k, x' z0 m% B     冷云上前道“大人客气了,是我们打扰了,不知道大人当日所说的事?”9 q; _& @9 W8 w1 G
    “对于两位的遭遇,我也很是非常的同情,大人说了,一定会为两位讨回公道的,只是我看大人为了国家之事。劳累不堪,夫人也于几年前不在了,身边缺个服侍的人啊!”. E% V2 Y9 G% U% `0 g
    “如果大人不嫌弃,我愿意给大人做个侍妾”冷云对着管家说道,而这时旁边的张忠也就是雨中行,忙拉住冷云道“妹妹,你怎么能做人家的小妾呢,大不了咱不报这个仇了(要知道,在当时,小妾的地位是很低的)”。5 O* }4 r" T: `
    不等冷云说话,管家就说道“张公子不要着急,我家大人端是不会亏待令妹的,再说了,等令妹和我家大人成亲后,在给公子在府里安排个事,大家在一起,也可以相互照应,这不是很好吗?” 0 m, b8 k4 T* u" x
    这时冷云开口了“哥,我们也不可能一辈子这样漂泊吧,总得有个家啊,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 y- v9 H3 B; r2 @. X
    张忠想了想也对,道“话是这么说,但是你们也不能委屈了我妹妹,必须大办宴席,迎娶我妹”
9 X$ ^  W* P2 U# h, J. A   “这个好说好说”管家连忙道,随后又道“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就明天吧,我这就回去准备,你们也准备一下”说着便走了出去。5 r& @* U0 e9 ~; S- d/ U
     而雨中行和冷云则相互对视了一下,都露出了喜悦的笑脸,原来,他们就是要总督迎娶冷云,然后在宾客杂乱的时候下手,这样不容易被人发现,也容易逃跑。
. H/ m' m7 B1 }# e- t- S* G& ]# U* ^3 x    当管家回去把事情和总督大人说了以后,只听总督大人连说了三个“好”,管家以为总督不想办这个宴席。连忙道“要不我在想想别的办法”,这时总督才反映过来,连忙说道“不用了,就这样,我们不但要办,还要大办,这次,我们的盟友要我提供一些钱财,我正愁怎么搜刮呢,这下正好”
- j# w4 ]$ x3 X2 ]/ _1 W    “大人是想借这个喜事收取大量礼物?”
! f2 i, _2 @+ S8 [; Y6 Q8 N    “对,这件事你立刻去办,一定要隆重,要体现出本官的意思来,到时少不了你的好处”; y/ @( }7 r# L8 V. ]% ?( c; {9 r
     次日,总督府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来往宾客像长龙一样远远的排了出去,总督大人看着礼单,感觉嘴都要裂开了,看到哪个都是热情问候,搞得所有来宾都一致认为传闻有误,此总督乃平易近人之人。而总督大人此时看着新纳的小妾也更是漂亮了,感觉小腹一阵火热。8 z# q+ Y; L) ]9 z6 v, C0 m
     等到安排好宾客,喝了两圈酒以后,总督大人叫来了管家“下面的事你招呼着,我先带玉儿去休息了”
0 T/ n2 B4 O, u: U, l  W9 H     管家露出一副了解的表情,连连称是。就在冷云他们离开的之后,远处的雨中行嘴角划出了一丝微笑,然后装做酒醉,一歪一歪的朝他们的后面跟了上去。) s+ s/ q. N) o5 x$ }  C
     而此时的总督府,也因为办喜事,好多护卫都到外面去帮忙了,所以雨中行没几下就已经到了总督的卧室门外。待四周观察了下,确定没有人之后,潜进了房中。
6 X' G, {2 a* }( E5 {  u     而此时,不会武功的总督大人早已经被冷云制住了,待看到雨中行来到之后,冷云才对着塞住嘴的总督说“现在我拿掉你嘴上的东西,要命的话就不要出声,说着拿出一把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总督大人连忙和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 P$ F7 X2 r( d* ^) k# s0 e- a     雨中行伸手拿掉了东西,总督就道“两位大侠饶命啊,我给你们钱,给你们很多很多的钱”,雨中行和冷云都露出了鄙视的目光,“我们不要你的钱,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就行了”冷云回答道,也不待他回答接着又道“第一,你们和关外的哪位统领合作,第二,朝廷中参加你们的人员名单在哪里,别和我说你不知道,我们听风阁的人早在一个月以前就知道名单在你的手上”说完看着他,而这时的总督大人已经冷汗连连了,早在冷云说出关外二字他就满脸死灰了,而当她说出“听风阁”时,7 x8 f  I( p: ?* F
他就觉得此事难了了,“听风阁”可是专门杀贪官的,但他还是强作镇定说道“我说出来,你们能放过我吗?”
$ n; A6 Z2 @  H* j4 j! E+ r    “你到底说不说,你觉得你还有资格和我们讲条件吗?”说着冷云便加紧了手上的剑。1 ?& A6 e% ?/ z+ o0 K9 }
    “我说,我说,名单就在我怀里,而和我们合作的便是……就在此时‘嗖’的一声,总督的脖子上穿过了一支箭”大意了,雨中行和冷云都大意了,两个人的注意力全部在总督大人身上,根本没有注意旁边环境的动向,同时就有人在门外喊“有刺客,有刺客”声音也嘈杂起来,雨中行连忙在总督怀中一阵乱摸,掏出一份名单了,拉上冷云就往后窗跳出。. o3 w5 O, I* h2 D% e
     就在他们跳出窗口的时候,一把剑从侧边刺了过来,雨中行一把抛起冷云,而自己借势往下沉去,硬是躲过了这看似不能躲过的一剑,而冷云到半空的时候一把追魂钉向出剑着撒了出去,只听“啊”的一声,估计来人已经死了,但她也来不及查看了,对着雨中行道“走”便率先越墙出去,雨中行也随后跟了上去,但是在出去之后,两人便不动了,因为前面有一队人马,一队守城官兵,看来杀死总督的人在杀人之前就已经把消息传出去了,如果是一队官兵的话冷云他们还不放在眼里,但是此时,官兵的手中还握着弓弩,这种官用的弓弩还和别的不一样,这种力度非常大,是朝廷刚刚推广出来的,雨中行作为六扇门的神捕,对此非常的了解,这种情况,对于别人来说是非常难逃出去的,不过对于雨中行和冷云来说,这还是有可能的,两人对视一眼,突然甩手就扔出几颗霹雳弹,乘着烟雾的掩盖,两人滚倒在地,向旁边的的屋舍掠去。为什么要就地滚去呢?对于一般的江湖人来说,他们会借着烟雾向空中掠去,但是,这时官兵们是一定会放箭的,那样的话就不容易逃出了,所以说他们两个逃出是肯定的了,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官兵中也有人才,知道是“听风阁”的杀手后不但往空中射箭,还往地上射出,所以当他俩逃出去以后,才发现冷云已经中箭了。
: c) |, b7 O* U" U     突然,冷云一口血水喷了出来,,雨中行立马停了下来,看着冷云的胸口一支箭头射出,连忙问道“冷云,你没事吧!”& @  g! p, [7 j* V+ [" p. r  {
    “我不行了,你拿着名单和我身上的银票到边关找九边统帅张大人,把东西给他,你不是想要知道‘听风阁吗,到时候他会告诉你的”,雨中行完全懵了,怎么一个杀手组织还扯到边关大帅了,不过他也没来得及多想。对着冷云道“冷姑娘,没事的,你先别说话,我先带你去找大夫”说着抱起冷云就要走,“别,别,这箭上有毒,我真的不行了,你快些走吧,待会他们要追上来了,到时咱们一个也走不了”说着又是一口黑血喷了出来。接着便到了下去,雨中行伸出手在她的脉搏探了探,发现已经去了!看来这个毒药不是一般的厉害。抱起冷云,快速的向前面掠去,再怎么说也不能让她暴尸荒野,得找个地方把她葬了。6 O, H' K; g; [2 X( C; o7 d
      几天以后,九边统帅的帅府,“大人,外面有人求见,他说自己是冷云的人”
+ R' N7 _0 ]1 y8 W6 i     “请,快请”7 j) _; a: d0 ~: Y' l# U* c
     “见过大帅,冷云临终时让我把这些东西交给大帅”5 Q0 A* P( `( ^8 L0 M
     “什么,冷云死了”,“唉!是我对不起她们啊!”说完竟是眼角泛出了泪花来,看的出不是装的。接着这位张大帅回过神来,接过东西看来看道“谢谢这位壮士相助,一会我让他们做桌酒菜,一起喝两杯”
# G+ B9 @/ X. ~' K! |, n+ r# o- Z     “不用了,我之前和冷云说好的,我送东西过来,张大帅会带我到‘听风阁’的总部”雨中行说道
! Y- a  X& ^5 U6 U( o) I     “你是什么人,罢了,不管你是什么人,既然能把东西送到这里来,必是可托可信之人,那我便告诉你吧”张大帅说完看了看雨中行,又接着道“这里便是听风阁的总部”3 L; R- T& I: Z9 `
     “什么,这里便是听风阁的总部”
* i( F9 \: ~3 B' v: v      “你觉得我会骗你吗?你听我把话说完你就明白了,近年来,朝中官员贪污腐败,奸臣当道,此时的大明处处民不聊生,边关也是岌岌可危,虽有重兵把守,但是你可知道,每年朝中给的军饷被上面一级一级的克扣之后到这里还能剩多少,一成啊,只有一成啊!这么点钱只能发士兵们一个月的军饷,如果这样你应该知道后果吧!”大帅说完便看着雨中行" ]4 L$ f8 e& n' E* F
      “你的意思是会引起兵变?”雨中行答道
; _( |# }+ V2 g9 N( u      “对,这样以来的话势必会引起兵变,那样的话,大明的百姓就真的要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了,大明就真的要亡国了!,所以我组建了‘听风阁’这个组织,专门刺杀那些贪官污吏,奸商等,所得来的钱财则用于亏空的军饷,而这次我们得到消息,有朝廷官员和漠北的金元残余势力勾结,势在拿下我大明江山,所以我马上派出冷云前去夺取这份名单,定要消灭这股势力,不想她却……”接着张大帅又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取名为听风阁这样一个文弱的名字吗?你知道吗?在我的手下,有多少士兵是文弱的书生,他们是因为要保卫边疆,弃笔从戎而来的,他们本应该在家中写诗颂词,本应该在家尽忠尽孝的,但是,现在呢,有多少人埋骨这里,所以,我取了这个名字,要他们记住,这里的边疆,是他们守住的,也希望他们能早日回到家中写诗颂词,过上安逸的日子”大帅说完,满脸泪痕的看着雨中行。9 a* N+ _# N/ X6 W
      而此时的雨中行沉默了,他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是这样,这早已经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范围……
! t: r  i, p1 z' I! M8 ~2 F! `3 p      两天后,一个人站在关外和中原接壤的漫天黄沙之地,腰间挂着一把剑,手中拿着一酒葫芦,傍晚的夕阳从他的脸庞射了过来,感觉此人是那么的沧桑……
4 V# R# L4 l: i, C* F3 v     不久之后,江湖上传出了一个消息,神捕追风和听风阁头号杀手冷云同归于尽,不过听风阁又派出了一个更为厉害的杀手出来,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同时,朝廷的大批贪官一时间接连被杀……) ]  h6 X& g$ s# S# N. q2 P; l
, V6 \" {+ O+ ^: m2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16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积分

动漫音影艺术管理组

新韵诗词轮值首版和登堂入室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3166
发表于 2013-4-18 00:5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作品稀有可贵,此篇精彩生动,情节扣人心弦,耐品.特精华奖励!

点评

谢谢老师,把题目改成听风阁算了,呵呵,“望舒阁”是我以前在中华诗词论坛弄的一个文学群,所以当时取了这个名字,不过后来我把那个群组取消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4-18 17:4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16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积分

动漫音影艺术管理组

新韵诗词轮值首版和登堂入室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3166
发表于 2013-4-18 01: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看完了,好侠义,也好感人.而最后的悲剧结局,也让人流泪了.2 X6 j/ x2 ]! {: l! t3 W' @& ^
佩服你的精彩构思,置顶共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2

主题

2701

帖子

8866

积分

版务管理

现代情诗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866
QQ
 楼主| 发表于 2013-4-18 17: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似水若云 发表于 2013-4-18 00:52 " Q# ]5 F- y  n' u& i
小说作品稀有可贵,此篇精彩生动,情节扣人心弦,耐品.特精华奖励!
/ `+ g+ U6 @7 ?! n
谢谢老师,把题目改成听风阁算了,呵呵,“望舒阁”是我以前在中华诗词论坛弄的一个文学群,所以当时取了这个名字,不过后来我把那个群组取消了。

点评

寂寞好!不用改吧,望舒阁好,也比较符合故事里的意境,同时给你那取消的群组留个纪念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4-18 18: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2

主题

2701

帖子

8866

积分

版务管理

现代情诗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866
QQ
 楼主| 发表于 2013-4-18 17:49:28 | 显示全部楼层
似水若云 发表于 2013-4-18 01:36 ! w. [- ^5 s, I( e9 w1 _
终于看完了,好侠义,也好感人.而最后的悲剧结局,也让人流泪了.6 i/ b! V+ Q' Y4 w7 g5 h
佩服你的精彩构思,置顶共赏~

2 `) Y( _* G+ v2 n- x8 v  G4 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16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积分

动漫音影艺术管理组

新韵诗词轮值首版和登堂入室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3166
发表于 2013-4-18 18: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寂寞雨中行 发表于 2013-4-18 17:48
4 E' j- ?! D: y$ m* P/ C2 P谢谢老师,把题目改成听风阁算了,呵呵,“望舒阁”是我以前在中华诗词论坛弄的一个文学群,所以当时取了 ...
0 w2 z' v2 j) [, N! z# a5 G/ N
寂寞好!不用改吧,望舒阁好,也比较符合故事里的意境,同时给你那取消的群组留个纪念吧.

点评

呵呵,都一样,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4-18 18: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2

主题

2701

帖子

8866

积分

版务管理

现代情诗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866
QQ
 楼主| 发表于 2013-4-18 18: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似水若云 发表于 2013-4-18 18:10 - K" Q4 a+ f  a: [: n4 B
寂寞好!不用改吧,望舒阁好,也比较符合故事里的意境,同时给你那取消的群组留个纪念吧.

* o- ?: h' U$ \, m  g3 `4 }呵呵,都一样,

点评

谢谢,共用晚餐吧.再赏精彩,听风阁也走进故事里,成了传说,太让人高兴了.不如,在结尾再改编下,说后来听风阁却在江湖更加响亮了,并且几易阁主,如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4-18 18: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16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积分

动漫音影艺术管理组

新韵诗词轮值首版和登堂入室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3166
发表于 2013-4-18 18:2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似水若云 于 2013-4-18 18:26 编辑
/ P4 ]% ]7 c! c* Y9 v) v
寂寞雨中行 发表于 2013-4-18 18:11 9 D2 I8 A0 ~; f* Q0 Y1 ]
呵呵,都一样,

. e( l/ Y, l+ ]' o) D0 f$ c8 s0 b8 U
谢谢,共用晚餐吧.再赏精彩,听风阁也走进故事里,成了传说,太让人高兴了.不如,在结尾再改编下,说后来听风阁却在江湖更加响亮了,并且几易阁主,也不在是杀手组织,真正成了文士们聚会的地方,......

点评

恩恩,这个想法不错,等我过几天把试考完后构思编辑一下。嘿嘿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4-18 19:0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16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积分

动漫音影艺术管理组

新韵诗词轮值首版和登堂入室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3166
发表于 2013-4-18 18:2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似水若云 于 2013-4-18 18:32 编辑
2 p  F8 y9 A- d( j  E1 |0 d7 R" H
# @# ^- h9 ?' S
8 o5 c2 C$ u& n6 t( h$ F: _0 ~
期待续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2

主题

2701

帖子

8866

积分

版务管理

现代情诗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866
QQ
 楼主| 发表于 2013-4-18 19: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似水若云 发表于 2013-4-18 18:25
0 \' d$ D/ @8 Z$ F谢谢,共用晚餐吧.再赏精彩,听风阁也走进故事里,成了传说,太让人高兴了.不如,在结尾再改编下,说后来听风 ...
4 H: R( `+ \0 C6 s- E
恩恩,这个想法不错,等我过几天把试考完后构思编辑一下。嘿嘿

点评

好的.祝你考出好成绩!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4-18 19: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联系我们|四海艺文 ( 粤ICP备19029400号 湘公网安备 43122302000013号  

GMT+8, 2019-8-25 22:47 , Processed in 0.518308 second(s), 40 queries .

©2007-2019 四海艺文

站点导航:四海.net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